身为前端开发的我成为了一个渔民(四)

这篇文章发布于 2020年01月23日,星期四,5:26 下午,归类于 轻小说。 阅读 1437 次, 今日 15 次

 

远处爆炸的地方出现了光粒子,看来有大蛇凉了,哈哈哈!等等,有些不对劲~这么暴力的攻击,近处这些藤蔓大蛇怎么都还活着?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忙叫道:“大家赶快去暖狼狼那里!”

沸狼狼、美狼狼和懒狼狼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而之前一直一马当先的喜狼狼走了两步就停下来了,我能感觉到喜狼狼体温异常的高,看来刚才大招消耗太大了。

“喜狼狼,你休息下,我去看看暖狼狼。”我轻轻抚摸了下喜狼狼说道,然后从喜狼狼身上跳了下来。

喜狼狼刚刚的超音速斩击真是生猛,直接在地面开出两道1米多宽半个人这么深的沟壑。沿着斩击的方向,左侧沟壑靠近巨大的复活蠕虫,常年被水球砸,藤蔓稀疏;右侧沟壑再过去,则藤蔓相对密集,多个巨蛇气息涌动。

安全起见,我沿着左侧沟壑一路狂奔。

环顾两侧,全部都是藤蔓的尸段,碎片,以及燃烧的枯木。咦?有个藤蔓残段有些奇怪。

我重新感知了下,虽然这个藤蔓残段没有蛇头,两端都是稀烂的伤口,但里面藏有大蛇的气息,因为和主藤蔓切断了,所以就被困在了里面。

我开始有点搞清楚这是个什么玩意了,藤蔓就像是一个传输管道,可以用来防御,这蛇可以在管道中自由穿梭,可守可攻,这个生存机制可以啊!有意思,真想好好研究研究。

咦?这是什么?我停下了脚步,藤蔓周身那些三角棘刺的红色液体正在不断流向伤口处,被暴力扯开的切口正在慢慢平复。

什么?前方还有大蛇伤口已经和藤蔓又融合在了一起,卧槽,这大蛇自带疗伤技能的吗?

我开始意识到事态严重,按这个速度,怕是要不了几分钟,很多受伤的大蛇就会恢复了,更糟的是,可能是刚才攻击的惊扰,我能感觉到有大量援军正在赶过来!

该死该死!我又飞快地跑了起来,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容不得多想了!

——

暖狼狼平躺在地上,伤痕累累,不过气息尚可,但是却是一副瘫痪的样子,只有眼睛在在转动。

美狼狼头部绿色气息涌动,在给暖狼狼治疗。

我环顾右侧,藤蔓大蛇的战斗力正在迅速恢复,我又看了看躺在地上暖狼狼,完全没有恢复的迹象。该死,再这样耗下去,就要被彻底包围了,那就真全军覆没了。

看来当务之急,先把暖狼狼弄走,离开这里,话是这么说,但是怎么弄走呢?

暖狼狼这3米多长的体格,几大百斤的体重,根本驼不动,背不走。

正在纠结的时候,又有藤蔓变化成大蛇攻了过来,后面又来一个,完蛋了,援军也到了,好快,前赴后继扑了过来,像海浪一样。

不过万幸的是,喜狼狼刚才斩击把主藤蔓切断了,这些大蛇数量虽多,但是大多鞭长莫及,因为大蛇需要靠藤蔓才能移动,哈哈哈,藤蔓转移既是优点也是弱点啊!

“歘歘歘”,沸狼狼和懒狼狼连续放出十几道斩击,蛇头蛇身一通攻击,然后传来轰隆隆不绝于耳的斧头砍树一样的声音,粗糙的藤蔓纤维外皮就像薯片一样漫天飞溅。

哈哈哈,刚才还嚣张,现在看你们挨打我好开心。不过这大蛇借助植物的身体,防御力真的非常惊人,要么要砍断之际迅速转移,最后斩断的是一段普通的藤蔓;要么藏着断掉的藤蔓里慢慢自愈,除了爆炸这种粉碎性攻击,就死不掉。

然后我又发现了一个弱点,藏在残段里面大蛇只能简单的蠕动,完全不像现实世界真正的蛇那样快速移动,哈哈,叫你用植物的身体。

越了解,我对这个藤蔓大蛇一体的怪物越来越不害怕了,藤蔓自己不会运动,虽然大蛇气息众多,数量惊人,但这附近藤蔓数量有限,就好像几千人用同一把枪,完全不用怕。

好,看样子有沸狼狼和懒狼狼顶着,暂时安全,下面要想办法把暖狼狼弄出去,对了,我的技能,说不定可以帮倒忙,我技能就是锻造,网,三叉戟,还有造船。

没有烂技能,只有不会发掘技能潜力的烂人。

等下!我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个主意。

地上很多被斩击削下来的藤蔓纤维,还有被喜狼狼斩断的一堆藤蔓尸体,右侧沟壑也有很多被斩断的藤蔓,这玩意很是坚韧,我是不是可以用来?……

事不宜迟。

我找了一块合适的藤蔓残片,把手放上面,咏唱“方襄轼启!SKILL-177SP-NET!”的指令,然后感知藤蔓残片的脉络和结构,喔噢,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藤蔓残片随着自己的意识流,在不断变形、延伸,扭曲、旋转,一眨眼的功夫,一个脸盘大小的纤维网就编织好了。

这尺寸还远远不够,我眼睛一瞥,旁边有一段被斩烂的3米长的藤蔓,我把手放上去,口中念到:“SKILL-177SP-NET”,藤蔓纤维表皮开始发生变化了。不过几十秒时间,一个大网就弄好了。

“美狼狼,你去帮喜狼狼恢复,暖狼狼这里交给我。”我指着身后不远处的喜狼狼说道,然后立刻把纤维大网罩在暖狼狼身上。然后用力一抬,尝试把暖狼狼翻个身,嘿,居然搬动了,比现实世界我力气大多了啊。

我迅速把暖狼狼用这个大网完整包裹了起来,抓住开口的地方,开始使用SKILL-177技能,把法力缠绕在接口处,感受表面结构,然后控制他们互相融合,我发现这种粗犷的融合反而比控制头发丝省力,很快接缝处就牢牢地融合在了一起。

然后拿起一个细长的藤蔓碎片,“方襄轼启!SKILL-177SP-NET!”然后一个长长的网格状牵引绳就有了,再和之前的几个小网一起融合,一个简易的运输工具就有了。

现在沸狼狼和懒狼狼都在激战,美狼狼体格偏小,我当机立断:“喜狼狼,你来把暖狼狼拖走!”

喜狼狼跳了过来,把头低了下来,我把缰绳挂在喜狼狼脖子上,叫道:“快走,我们离开这里!”

说完,喜狼狼就奋力奔跑了起来,暖狼狼被顺利拖到了沟壑,现在的沟壑已经渗出了很多水,底部已经变成湿漉漉的泥巴地了,天助我也,正好降低摩擦力。果然,暖狼狼被迅速拖走了,哈哈,这个速度,不到半分钟就可以到河边了。

“沸狼狼、美狼狼和懒狼狼,你们也撤,快跟上。”

我跟在喜狼狼后面快速狂奔,脚下溅起的泥巴仿佛回到小时候,哈哈哈,居然有些兴奋,有些开心。

然而,跑了才几十米,我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没路了!喜狼狼刚才开辟的道路只有中间这一段,现在距离河边还有100多米,地面缠绕众多藤蔓,带着暖狼狼,我们根本就过不去。

正在驻足的时候,大蛇们沿着藤蔓全部都涌到了我们左侧,原本那些静止的藤蔓全部都变成了蛇形,拼了命的朝我们这边攻击。

“先攻击那几个脖子长的!”我对着身后的沸狼狼和懒狼狼说道。

突然,左侧的沟壑不堪重负坍塌了,糟糕!安全距离一下子就没了,几十个蛇头攻击了过来,更严重的是,有些聪明的大蛇开始和两道沟壑中间的藤蔓融合了,我们要被困在沟壑里了。

“喜狼狼,沸狼狼、懒狼狼还有美狼狼,你们先跳到上面去,拉开安全距离,保护暖狼狼。”我指着右侧的高地说道。

然后我也准备爬上去躲避,突然觉察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我明明离这些大蛇们最近,但是,却没有一头过来攻击我,而是直奔喜狼狼它们。我定在了原地重新试验了一下,确信了这一现象,但是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但是,不管怎样,大家暂时都安全了,幸好这大蛇除了防御力强,并没有远距离攻击的技能,不然真的麻烦了,还好不是个bug!

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于是问喜狼狼:“喜狼狼,你刚才的攻击还可以再放一次吗?我们需要一条通向河岸的路。”

喜狼狼这次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和我静静地对视。

“只要开一个道就可以了,威力小一点也没关系,只要把地面上枯树和藤蔓清掉就可以。”

喜狼狼犹豫了下,然后一下子目光如炬,随后看向前方,身体周围红色气息开始涌动……

“美狼狼,你保护喜狼狼;沸狼狼,懒狼狼你们保护暖狼狼不要再被袭击。”

三只狼齐刷刷对着不怀好意的藤蔓蛇发起了攻击,一时间惨叫嚎叫声,砰砰攻击撞击声噼里啪啦响彻天空,弹出的藤蔓表皮碎片就像炸开的鞭炮一样四处飞溅,一片混乱。

这是我才注意到懒狼狼和沸狼狼的斩击并不是随意放出的,懒狼狼的斩击速度快,频率高,精准,虽然单次伤害不高,但是重复斩击后,藤蔓表层就会迸出豁口,此时,沸狼狼的势大力沉的斩击就会立刻跟上来,给这个开口补刀,造成重伤,有几个脖子比较细的蛇(藤蔓)就这样被砍断了。

就在这个时候,喜狼狼的暴力斩击也蓄力也完成了,周围气流极速涌动,然后“BongBong”两声巨响,两道红色斩击宛若劈开天空一般向前轰去,所到之处,摧枯拉朽,藤蔓横飞,巨大的能量一直冲到了河岸,撞到河道上面的奇怪气息墙后能量就突然消息殆尽了。

烟尘消散后,一条更宽但浅了很多的沟壑又出现在了眼前,“干得漂亮,喜狼狼!我开心得蹦跶了起来!”

这次力道比刚才那次斩击有明显下降,不过由于两道斩击位置几乎重叠,合二为一,所以,威力依然非常强悍。

“喜狼狼,我们走,过了河就安全了!”

然而,喜狼狼的腿却在颤抖,光维持身体平衡就很吃力,腿脚完全迈不出去,很显然,连续释放大招身体透支了。

而且我也已经感知到沸狼狼和懒狼狼的法力也都快见底了。

怎么办?是呆着原地静态恢复吗?不太行,没有那么多时间,虽然不明显,但藤蔓确实在不断靠近我们,暖狼狼被困在沟壑,没那么多时间等待。

我环顾了四周,右侧高地虽然有不少藤蔓,但是里面只有零星几条蛇藏匿其中。幸好这些蛇智商有限,没有绕过来,哈哈。现在又被新的斩击左右分开,右侧高地绝对安全。

我突然心生一计。

我把喜狼狼身上的缰绳取下,现在缰绳5米长左右。我就地取材,又锻造了5米长的缰绳,融合成10米,套在了沸狼狼身上。

“沸狼狼,你先把暖狼狼拖走,从上面走,安全点。然后懒狼狼,美狼狼,你们跟着保护下面的暖狼狼。我和喜狼狼在这里恢复一下,马上跟上来,这片区域暂时安全的,不要担心,当务之急是把暖狼狼带到安全地方。”

喜狼狼“呜呜呜”说了些什么,沸狼狼、懒狼狼和美狼狼听完立刻跑了起来。

“nice!只要过几分钟,喜狼狼恢复,就可以一起撤离这里了。”

我爬出沟壑,摸了摸喜狼狼,喜狼狼体温很高,呼吸急促,唉,要是我是法师就好了,现在就可以帮喜狼狼恢复了。这藤蔓中应该富含水分,我用技能锻造这个藤蔓,岂不是可以把水分弄出来,给喜狼狼降温。可以一试。

结果,无论我如果怎样努力,都只能锻造藤蔓的粗糙的表皮,里面富含水分的茎干完全锻造不了。

而且很奇怪的是,我的手怎么越来越麻了,越来越迟钝了?是藤蔓有毒吗?我想起了暖狼狼的状态,不是毒,应该是麻痹,对,最有可能是麻痹。喜狼狼现在行动不便,会不会因为与藤蔓做的牵引绳接触过关,应该不会,有皮毛保护。

我看着前方张牙舞腰,无法挪动的藤蔓大蛇,一下子明白了这个鬼东西的生存模式,怪不得没有树叶,原来不是靠光合作用获得养分,主要是咬住猎物,使其麻痹,然后吸收猎物的法力,还有身体能量。

嘿嘿,只要不被咬住就没事。

突然,我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白色的物体,这个颜色在这片区域很是显眼。

我走近一看,居然是白骨,完整的动物的白骨,这头骨,是哺乳类的,这牙齿很像是犬科的,土壤里面还依稀可见一些毛发,我拿起来端详了下,质感和喜狼狼身上的毛发很像,这……难道是狼的尸骨?奇怪,为什么没有变成光粒子然后重生呢?

我抓起最大的胫骨估量这个兽类的体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瞬间暴涨出巨大的气息。

我回头一看,呆住了,这是什么?

主藤蔓突然竖在了空中,慢慢昂起,足足有十几米高,顶端则是一个……硕大无比的蛇头,而之前攻击我们的大蛇现在就像小蛇一样,密密麻麻挂在身体的两侧,不断扭动,且嗤嗤作响。

这——下——完——了!

巨蛇突然大口一张,头一甩,大量液体喷射到天空,然后头部开始出现蓝色气息。

卧槽,这巨蛇要发动什么技能。

只看见喷射到空中的液体突然悬在了空中,然后一瞬间凝结成冰针,密密麻麻笼罩在天空。

突然,这些冰针像子弹一样朝我们这边射了过来,哦No,这——下——真——完——了!

眼看就要被冰针戳成马蜂窝,这个时候,喜狼狼冲了过来挡在了我身前,然后喜狼狼不知使了什么招数,像是开启了一个防护罩,飞过来的冰针全部弹飞了开来。

“喜狼狼,厉害啊!”

然而,一波攻击刚结束,巨蛇又重新发动了一次攻击,更加密集的冰针从天而降。

叮铃哐当反弹声音不断,不好,喜狼狼防护罩开始有些不稳定了,喜狼狼之前消耗太大了。

“喜狼狼,危险!”

话音刚落,无数的冰针全部击中在喜狼狼身上,喜狼狼浑身颤抖,但是却一直死死站立在我前面,没有让任何冰针穿过。

“喜狼狼,喜狼狼!”

喜狼狼慢慢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然后支撑不住轰然倒地。

“喜狼狼,喜狼狼!”我大声呼叫,不过喜狼狼除了眼睛在转,身体其他任何部位都没反应,和暖狼狼状态很类似。喜狼狼身上密布血印,冰针已经没有了痕迹,不是毒,是麻痹,喜狼狼已经完全丧失行动能力了。

就在这个时候,巨蛇又一次往空中喷射了很多液体,又来!

“麻痹的,你攻击我可以,居然攻击我家喜狼狼。”

我把手上的胫骨一扔,双手着地,“方襄轼启!SKILL-177SP-BOAT!给我变!啊啊啊啊……”

喜狼狼身下的土地一下子隆起,5米多长的船体瞬间成型,喜狼狼躺在船里面。

“SKILL-177,融合!”,我又对船身土质部分进行融合加固,水分则排出,然后用力一掀,“啊啊啊啊……”使出全力,终于把船翻了个身,把喜狼狼罩在下面。

我自己也侧卧着躲在船体后面。

冰针雨点一样不停射下,一波又一波,又连续发动了4,5回,这才消停,船体因为冲击都有些开裂了。

我躲在船体后面完全不敢出声,希望巨蛇可以见好就收,点到为止。但是,事情并没有朝我期望的那样发展,巨蛇朝我这么过来了,差不多在头顶的位置,突然张开了巨嘴,露出里里外外4排向内的钩子一样的利齿,

我抓起地上的胫骨,“SKILL-177SP-FORK,三叉戟。”胫骨变成了骨质鱼叉,“SKILL-177,融合”,鱼叉又和藤蔓纤维表皮融合增加韧性。

巨蛇浑身坚韧,我这骨质鱼叉肯定刺不穿,唯一可能的就是——我边大声喊着“嘴巴里面”,边突然起身,朝着巨蛇的嘴巴里面狠狠地扎了下去,吧嗒一声,骨质鱼叉直接断了,叉头部分直接嵌入了巨蛇嘴巴里面的肉。

巨蛇感觉到了疼痛,突然嘴巴一闭,狠狠地咬住了我的手,脑袋疯狂地甩了起来。

“啊啊啊!”我疼得大叫了起来,手臂直接咬穿,好在手臂比现实世界坚韧很多,这样甩也没有骨折,不过很快就开始麻痹没有知觉,就连脱臼也没有什么感觉。我左手一把伸到巨蛇嘴里,想要把咬住我的牙齿扳断,但是悬空的自己完全就使不上力。

就在这时,巨蛇身体两侧那些大蛇小蛇齐刷刷吵我咬过来,要是被咬到,必然全身麻痹必死无疑了,就在这生死一线间,我感知到了左手抓住的这牙齿和巨蛇头骨是相连的,而且还和一根巨长无比看不到头的脊柱骨相连,这些脊柱骨和分叉藤蔓小蛇的小脊柱骨又是相连的。

藤蔓怪的骨骼脉络被我感知到了,妈的,试试我这一招。

“法力全开,感知全开,方襄轼启!SKILL-177-NET,网状生成!所有牙齿和牙齿相连骨骼给我网状化,哦哦哦哦~~”我怒吼着全力发动技能。

块状变网状,体积是会变大的,而藏着藤蔓深处的脊柱骨由于没有空间膨胀,所以网状化的骨骼被身体压断,刺破肉体,穿透脊柱里面的神经,造成瘫痪,巨蛇和身体两侧无数的小蛇,从上往下开始不断失控。

“哦哦哦哦……精神力全开,给我破,再破,再延伸,在下面的骨骼也给我断……”

此时,巨蛇开始感受到恐惧,张开大嘴想要把我弄出去。请神容易送神难,内向的竖排牙齿可以牢牢抓住猎物,既是优点,又是缺点,你这畜生,让你咬我的手臂,我趁着左手还有知觉,换了颗牙齿抓住,大叫道:“方襄轼启!SKILL-177-FORK,给我头骨变!”

巨蛇头骨一下子变成鱼叉状,直接从内部将脑袋刺穿,“SKILL-177-NET,三叉戟再变网状,SKILL-177-FORK,再给我变成叉形”。

技能循环使用几次之后,巨蛇的大脑直接被捣鼓成了浆糊一般,巨蛇一下子失去了意识,轰然坠地。

此时我的右半身已经没有知觉,左半身也开始有些麻痹,法力耗尽,精神力透支,已几乎无法发起感知,周围一切都很迟钝,要是再来个蛇怪,我肯定必死无疑,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就在这个时候,巨蛇周身开始出现星光点点,然后汇聚,变成一道光,不见了。哈哈哈哈,虽然嘴巴已经麻痹,笑不出声,但是我心中狂喜,哈哈哈,这么大的个巨蛇,4层楼这么高的怪物居然被我给消灭了,哈哈哈。

我用左脚支撑勉强让自己半坐了起来,看了看喜狼狼那里,被船罩得很严实;又朝河岸方向看了看,嘿,有三个身影朝我这里跑过来了,看来暖狼狼成功送到和对岸了,不错不错!

美狼狼一狼当先,想要为我治疗。

我连忙打住,用手指了指周围被破坏了神经的大蛇小蛇们,做了个kill的手势,现在优先补刀,不能让这些家伙逃了。

没有了神经控制,大蛇无法使用技能还原成藤蔓逃走,哈哈,这个效果不就像藤蔓的麻痹技能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仅不能变幻,也不能疗伤了。

沸狼狼、懒狼狼以及美狼狼开始一顿狂轰乱炸,各种技能都使了出来,沸狼狼甚至使出了媲美刚才喜狼狼的大招,斩击留下的烈火还要更旺一些。

卧槽,刚才要是让沸狼狼清出一条道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奶奶的,NPC角色没法看到其他角色的技能和等级,要不然战术要更合理,算了,之后慢慢了解也是一样的。

眼前,光颗粒一个接一个出现,之前怎么都弄不死的藤蔓大蛇现在一个接一个归西,不远处的复活蠕虫,开始轰隆隆作响,这些家伙快要复活了,这里久留不宜。

就在这时,泥船那里突然开始摇晃,“砰”地一声,船体直接炸裂了,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喜狼狼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

虚惊一场,原来是喜狼狼,我去,喜狼狼就是喜狼狼,麻痹伤害居然恢复这么快。

喜狼狼踉踉跄跄走到我这里,舔了我一脸的口水。

趁着右手麻痹,感觉不到疼痛,我把脱臼也接上了。然后看着右手依然紧握的半截折断的胫骨陷入了深思。

我用左手生成了一个纤维网状的袋子,指着刚才发现骸骨的地方,对着喜狼狼说道:“喜狼狼,你扶我去那边。”

我扶着喜狼狼,用一条腿蹦跶了过去,把地上的骸骨全部都放在了生成的袋子里面。

很快,周围的藤蔓大蛇全部消灭干净,给众狼涨经验的机会不要白不要。

“还了,可以回去了。”我爬到喜狼狼背上背上,大喊:“喜狼狼,我们走。”然后大家就一起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藤蔓之地,回到我们的森林之地。

飞跃河岸的一瞬间,危险的气息瞬间就消失了,不远处的暖狼狼则躺在落叶丛中,仍处于麻痹中。

突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我手中的几十斤重的骸骨突然全部变成了星光点点,汇聚成一个光球,然后变成一道光线就不见了。

什么情况?难道是……

(未完待续,点击这里看下一部分)

分享到:

nnn 留下回复,目前一条评论

  1. nnn说道:

    只不过移动端图片懒加载害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