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医生总是让你做各种检查?

这篇文章发布于 2019年08月9日,星期五,5:54 上午,归类于 名作启示录, 思考快与慢。 阅读 1589 次, 今日 6 次

 

结果偏误

为什么医生总是让你做各种检查?要解释这个事情要从后见之明偏误说起。

一、从后见之明偏误说起

什么是“后见之明偏误”呢?

维基上的解释是:

后见之明偏误(Hindsight bias)指当人们得知某一事件结果后,夸大原先对这一事件的猜测的倾向,俗语称“事后诸葛亮”。

iPhone6

比方说,iPhone6开售之前,看了设计和定价,你认为会大卖吗?当时微博上全部都是吐槽丑死了,鬼才会买呢。

结果实际上iPhone6大卖,如果现在再做一个统计,问问那些人对iPhone6销量的判断,大部分人会认为会大卖。

还有个经典的例子就是尼克松访华(摘自维基百科):

阿摩司·特沃斯基和丹尼尔·卡内曼设计的第一个实验直接测试了后见之明偏误。他们在尼克松访问北京和莫斯科前要求参与者判断几项达成成果的可能性;尼克松回国后,有要求他们回忆自己之前的选择。后来作出的选择更接近事实。这项研究常在解释后见之明偏误时提起,论文的标题“我早就知道会发生”可能促成了后见之明偏误的另一种说法“始终都知道”(knew it all along)假说的产生。

又比如很多所谓专家会有“在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前就知道这场危机不可避免”的言论。之所以“就知道”,是因为危机确实发生了。问这些人当时的危机是什么啊?屁都放不出来了。事实上,当时很多聪明以及见多识广的人对经济前景一片兴趣,不相信灾难已经迫近!

内在原因

慢思维是人类之所以智能生物之本,其中重要作用之一就是将经历的事变成连贯的叙事故事。

当一件不可预知的事情发生时,我们会立即调整自己的世界观以适应这种意外。其中有一个修正的过程。

人类大脑仍在进化历程中,目前尚无足够能力重构过去的知识结构、记忆。一旦接受了一种新的世界观(或对世界的某一点看法改变),你就会丧失很大一部分回忆能力,无法回想起自己观点改变之前的想法。

后见之明偏误的恶劣影响

后见之明偏误带来的主要恶劣影响就是结果偏见。

二、结果偏见

对决策者评估不是根据过程合理性,而是以结果的好坏,这其实是有问题的。

例如在足球界,萨基这个名字还是有一定分量的,萨基从不知名的教练被贝卢斯科尼慧眼识珠带到了米兰,塑造了米兰的辉煌时刻,曾经的58场不败成为一个传奇。萨基的成功到底是什么?离开米兰之后,他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成绩,包括后来二进宫回到米兰。是萨基成就了米兰?还是米兰成就了萨基?

又例如,某企业家因为一些疯狂的举动竟然成功了,他是绝不会因为冒太大风险而受到惩罚,相反,会认为其:极富远见、英勇果敢!实际上,疯狂举动是不合理的,除了极个别场景下有效,其他大多数场景下都是自掘坟墓。但是没办法,人就是按照结果评估。

职场晋升也是如此,人总是对结果有偏见,项目没成功会认为人能力不行,决策有问题,其实不是的,一个项目的成功与否也需要外部很多因素,并不能证明这个人能力不行。专业晋升要和平时绩效脱离才是更好的人才管理之道。

结果偏见对人类日常生活影响不大,可能只是增加了成见,但是在公共领域,则承受的压力完全不一样了。

例如消防员救山火,明明是最佳抉择,但是不幸遇到风向改变(不可控)发生爆燃,大量消防员牺牲,被广大键盘侠骂的决策失误,领导没有能力,或者业务不精,怎么办?

这就是官僚做派产生的原因,由于人总是习惯以结果做判断,为了口碑,为了不被键盘侠攻击,就极不愿意冒风险,这就是官僚做派,造成的后果就是平庸。

三、过度检查和用药的原因?

结果偏见同样也适用于医疗领域,过度用药是患者身体是不好的,过度的检查很多时候都是没有必要的,但是,医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广大民众喜欢已结果判定一个医生。下猛药,好得快,神医;让你自愈,慢慢好,庸医!于是医生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诊疗程序:多做检查(例如明明患者告诉医生不可能怀孕的,还让你先做个孕检),让你去大医院,采用保守疗法,或立竿见影疗法,于是点滴遍地、抗生素走起。

所以,为什么医生总是让你做各种检查?有一定的原因是担心你有什么问题没检查出来,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担心自己没让你做检查,遇到极小概率有其他什么毛病,影响自己的职业生涯。

假设每个患者是一个彩票号码,单独某一个患者是不会中彩票的,但是,面向大量患者的医生就不一样。对于一个个体而言,医生说:“你没事,无需检查,无需开刀”确实是最佳决策。但是,如果面对的是千千万万的患者,只有其中有一个人有什么篓子,问题就大了。

因为结果偏见,医生决策是非常OK的,但是,不幸的是,人不会这么认为,因为结果就是这人有问题医生没能识别。由于这样的偏见存在,导致所以患者一视同仁,各种检查做起来。

(本文完,本系列未完)

分享到:
×

留下回复,目前2 条评论

  1. Dn说道:

    我接受的英雄教育是没有瑕疵的,即使有也会使用双重标准,选择性的过滤掉!对于英雄是这样,对于生活中的人同样也是!在成年人的世界犯错是不被允许的,甚至是可耻的(虽然没有人不会犯错)!
    个人认为其本质是这个社会整体缺少独立思考的人,或者是没有给独立思考人生存的空间。让大多数人没有思考能力确实好管理,但是其副作用也是相当明显!一个从小接受接受选择性谎言教育的人,要让其独立思考是不是有些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