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前端开发的我成为了一个渔民(五)

这篇文章发布于 2020年02月8日,星期六,5:04 下午,归类于 轻小说。 阅读 2951 次, 今日 11 次

 

难道是……要复活了?

有意思啊有意思,这个残骸在藤蔓之地是骨头,回到森林之地就光解了。难道……喜狼狼们只有在特定区域才能复活吗?

我仔细思考了下,觉得很有可能!于是问了起来:“刚才大家不敢去对岸,是不是因为在对岸死了就不会复活?”

这次大家没有摇头,但是也没有点头,而是面面相觑了下,然后喜狼狼“呜呜呜”说了些什么,但是我完全听不懂,额……看来一时间搞不清楚了,算了,还是优先把精力放在暖狼狼的身体恢复上。

哦?原来不仅美狼狼有治愈技能,连沸狼狼、懒狼狼也有治愈技能,不过治愈效果明显不及美狼狼。好在聊胜于无,暖狼狼的身体的麻痹状态明显减弱了很多。

只是这满身泥巴太影响形象了,于是我用枯树枝生成一个木质鱼叉,把和毛发黏在一起的已经干透的泥巴一点一点剔除掉。这是个颇有工作量的活,不过正好可以把等待暖狼狼麻痹恢复的时间消磨掉。

差不多清理了一两个小时,暖狼狼又白白净净了,哈哈,不错不错,现在可以好好放松下了。放松的方式很简单,躺在暖狼狼温暖柔软舒适的肚皮上,然后盯着让人心旷神怡的碧蓝天空看就好了。

瞧瞧这天空,实在是太美了,现实世界根本就看不到这么蓝这么深邃的天空,万里晴空,没有一丝云朵,纯净明亮。

然而,我越看越有违和感:“我是遗漏了什么吗?……哦哦哦哦!我知道了,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卧槽,这天上居然没有太阳!”

我实在不敢相信!我不断回忆在湖边看到的天空,不断确认现在看到的天空,没错,没有太阳!确实没有太阳!奇怪,那这宛如白昼的光源哪里来的呢?太匪夷所思了!

正思索着,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喜狼狼们齐刷刷睁开了双眼,抬起了头,竖起了耳朵,然后都站了起来。

“有情况吗?”我开始大范围感知,方圆百米之内并无任何异常,“嗯?怎么回事?”

突然,喜狼狼跳到高处,扯开嗓子仰天长嚎了起来,“嗷嗷嗷~~”非常好悠长且洪亮的狼嚎声,我这才确认喜狼狼们真的是狼,不是二哈,哈哈。

五分钟后,终于有东西进入我的感知圈,越来越清晰,喔噢,是另外一只狼,正朝我这里飞奔而来,哦,不对,是朝喜狼狼那边飞奔而去。

这只狼和喜狼狼刚一照面,就互相舔来舔去,头颈互蹭。两只狼如此腻歪的景象我可是第一次看到,说明这只狼和喜狼狼关系不简单。

而且我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美狼狼见到这只狼后,立即后退到了低处,头和尾巴的姿态也明显低了下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只狼的地位不简单。

喜狼狼呜呜呜和这只狼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这只狼就后脚轻轻一点,轻盈地跃到了我的面前。

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这只狼身上透出的王者气质,和喜狼狼一样,全身白色毛发无风而起,眉间到鼻尖的倒三角区域的毛发是鹅黄色的,显得非常尊贵。

突然,这狼跳在了我身上,把我扑倒在地,我一慌,以为这只狼要对我做些什么,结果哗啦啦对着我的脸一通狂舔,舔得我满脸的口水,多到口水都从我脸颊那里流了下去。妈呀,这也太热情了吧,“好了好了,再舔我的盛世美颜都要变形啦,哈哈哈哈……”这才停止,我顺便瞅了下这只狼的下腹位置,没有小鸡鸡,是条雌狼,和美狼狼一样。

“你是刚刚复活的吗?”

这只雌狼点了点头。

“喔噢,原来我从那边带过来的遗骨就是你啊,太好了,太好了!”

这只雌狼听完又对我一通乱舔。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那片藤蔓之地的呢?”

雌狼摇摇头表示不清楚,这个时候喜狼狼走了过来,呜呜呜说了些什么,然后蹲下让我坐上来,要带我去什么地方,我猜测喜狼狼知道原因,这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让我明白怎么回事。

我毫不犹豫坐在喜狼狼背上,大喊一声:“喜狼狼,我们走!”

然后喜狼狼就沿着河道,朝着复活蠕虫的方位奔去,nice,终于可以近距离观察那高耸的东西是个什么玩意了。

越往前,地势越高,树木越稀疏,土地也越来越黑,越来越松软,空气中弥漫着臭鸡蛋一样的气味,让人作呕,周围一片死寂,连右边的河道也是一片死寂。

随着不断前进,我感知到了越来越强烈的危险气息,“身后是有什么危险吗?”于是回头看了看身后,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危险是没看到,但是我被眼前看到的景象给惊呆了,我滴娘啊,太美太壮阔!

现在自己所在位置是整片区域的最高点,于是可以看到这片大地的全貌。

原来这片区域是个巨大的盆地,非常对称的巨大的就像吃饭盆子一样的盆地,盆子的中心是个无比宽阔的大湖,沿湖而上是一片一片划分规整的扇形区域,每片区域占据了八分之一,以河流为界进行划分,每片区域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的颜色,墨绿色的森林之地,红绿色的藤蔓之地,还有黄绿色,红褐色……等。

突然,喜狼狼停住了脚步,同时张开了一层保护结界。

我这才注意到,我们已经来到了最高点,也就是盆子的边缘,世界的边缘,世界的尽头。

我转过了头往前眺望,结果一下子呆住了!古语有云:“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但是我现在明明已经在绝顶,但是眼前所见的物体怎会如此的巨大,如此的壮观。

这哪里是什么细细长长的蠕虫,明明就是一座拔地而起的大山啊!

脚下就是一个不断往下的斜谷,长度有数百米,坡度由急到缓,不知道地表是什么物质,反光率极低,一片漆黑,且寸草不生。眼前的巨大物体就是从这个谷底拔地而起。

整个巨大物体底部直径,卧槽,至少有200米,螺旋状上升,越往上直径越小,高度足足有300米,不400米有的,比东方明珠塔还要高,顶端的直径少说也有好几十米。

这个巨大物体通体深灰色,还夹杂黑色褶皱和灰白色纹理,灰白色纹理表现为纵向螺旋,从底部贯穿到顶部,并且在实时运动。

我这才看清楚,这和巨大物体压根不是在蠕动,而是表面灰白色纹理的规律运动带来的视觉现象。

我用全力感知了下,没有感知到生命迹象,很可能不是生命体,而且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和河道上方一样的结界气息。

看来这不是什么“复活蠕虫”,而是“复活高塔”,就是个有奇异功能的建筑体。

如果只有一个复活高塔那还没什么,但是我左右扫视一番,喔噢,满眼全部都是这样的庞然大物,实在是太壮观了。

这些复活高塔排布还颇有规律,分内外两层,互相参差排列,左右间距至少有500多米,每个高塔都有一定的弯曲,我仔细观察了下,所有高塔都朝向同一个方向,就是这片区域中心位置,距离高塔大概2~3公里的地方。

但是出现了一个例外,就是眼前这个复活高塔,看位置明明在森林之地的区域内,但是指向的方位却是旁边的河道。

我恍然大悟,终于明白暖狼狼复活后会被弹到隔壁区域了,因为有一个复活高塔的弹射方向有问题!

关键问题是为什么就这一个高塔的弹射方向有问题呢?而且好死不活的还是最边界这个高塔,要是中间的高塔弹射方向歪一点,那也没什么事,因为最终还会被弹到这个区域内。

我仔细观察,发现了这个高塔中间右半区域的颜色有些不对劲,有大片的灰白色,就像病斑一样。

我仔细感知这片灰白色区域,发现这里损坏严重,残缺开裂,高低不平,我靠,我明白了,这个复活高塔有伤,导致朝右倾斜。

我评估了下,我们森林之地的复活高塔的数量在20~30之间,如果复活是随机的,那每只复活的狼就有3%~5%的概率被送到隔壁藤蔓之地成为藤蔓大蛇的养料,且不能再复活。

我去,怪不得这么大的森林,总共就七八只狼,怕是很多都已经惨死在藤蔓之地了,太坑爹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随着时间推移,喜狼狼们的数量一定会越来越少,最后灭绝?

不行!一定要把这个复活高塔的位置纠正。

关键问题是怎么纠正呢?

我区区一介小小的渔民,这个建筑体堪比上海大厦,金茂大厦,我一个小小的个体想要改变这些建筑的姿态,怎么可能呢?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技能,你说,如果我每天对高塔受伤的位置进行锻造,有没有可能恢复呢?试一试不就行了,好,这坡度不算太陡,以喜狼狼的脚力可以过去的。

“喜狼狼,我们走!”我大叫一声。

结果喜狼狼掉头回去了。

“等下,喜狼狼,我是让你下坡!”

结果喜狼狼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表示不行。

“喜狼狼反应这么强烈,加上之前感知到的危险气息,看来下坡是很危险的事情。”突然,我想起来刚在过来时候闻到的臭鸡蛋一样的气味,难道是硫化氢气体,这可是剧毒气体,密度比空气大,因此都是在低洼处富集。

“坡下是有毒气吗?”

喜狼狼点点头。

居然还真是!这下悲剧了,我这技能不触摸不能发动啊,现在距离复活高塔这么远,根本就不可能改变复活高塔的倾斜方向啊,除非我可以飞过去……

我凑到喜狼狼耳边,轻轻地问道:“喜狼狼,你……会飞吗?”

喜狼狼立马甩了我一个哈士奇的眼神。

“嘿嘿,我猜也是……哎呀,喜狼狼,看来我们只能先回去了,以后再想办法了~”

喜狼狼再次转身准备回去了,我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看这些霸气的复活高塔,突然有发现:“等下,喜狼狼!你,你往右边去一点。”

我注意到了藤蔓之地那片区域的复活高塔有些不对劲,这上半截和下半截的颜色有些不一样,上半截颜色淡了一点,下半截颜色深,而且颜色的分界线的位置和我们这边受伤的复活高塔的伤口位置齐平。

我越看越不对劲,这藤蔓之地的那些复活高塔……怎么好像被什么东西齐刷刷截断了呢?很有可能啊,莫非我们这边这个复活高塔是被误伤?所以只有右侧有个豁口。我突然又想起藤蔓之地看到的那些齐刷刷断掉的大树,卧槽,说不定这些树还有这个复活高塔真是什么可怕的力量给斩断的,我越想越害怕,要真是这样,岂不是有什么可怕的怪物,或者是什么突然爆发的自然之力?

如果我的猜想正确,那这个高塔即使摧毁也可以自动恢复,我立即全力感知在藤蔓之地的复活高塔的底部去油,结果感知到了大量的残骸,而森林之地的复活高塔底部却很干净,这就验证了我的猜想,复活高塔破坏后可以重新恢复。

此时我心生一计,那我只要把这个受伤的复活高塔推到,让其重新恢复,岂不就可以修复朝右倾斜的问题了?我还真是天才啊,哈哈!

“喜狼狼,你用斩击攻击那个圆不溜秋的巨大的桶子左边那个地方,就那里,看到没,和那个发白地方一个水平线的地方,把那里轰一个缺口。”

喜狼狼看了我两眼,叹了口气,没错,喜狼狼居然会叹气,成精了都。不过喜狼狼还是还是发了一招强力斩击过去,结果这斩击飞啊飞,飞啊飞,力道也越来越弱,然后就散开了,卧槽,这高塔距离我们位置比预计的要远多了,奇怪,正是因为这高塔身躯庞大,我又有点近视,靠视觉容易误判,所以才通过感知测距的,200多米是我的极限,那这高塔距离我肯定不超过200米,而喜狼狼的这种级别的斩击200米的攻击距离应该绰绰有余的呀,奇了怪了。

“喜狼狼,你有没有什么威力不需要这么强,但是攻击距离很远的斩击?”

喜狼狼头扭到一边没反应。

“哎呀,看来没有呢,像你这么英俊帅气,才华卓越的狼居然没有这样的技能,还真是意外呢,哎哎哎,没事啦,我们回去吧……”

嘿!话音刚落,喜狼狼来劲了,从鼻尖开始,红光涌动,不断旋转,然后放出流线型的一个不断旋转的螺旋斩击,哦哦哦,果然这个持久性好了很多,我一路感知,按这个出去是速度和时间,我去,怎么还没到,这高塔离我们的距离,怕是300多米开外的吧,终于,螺旋斩击攻击到了高塔……只是,高塔表层好像有一层防护罩,斩击攻击到之后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直接就分散掉了,高塔毫发无伤。

我去,这搞啥?此时我突然想到个事情。

“喜狼狼,你朝右边发一道很小的斩击,还是大一点吧。我研究个东西。”

喜狼狼一道快速斩击过去,就是那种可以把我拦腰一分而二的斩击,结果就像撞在一道软绵绵的墙上一样,斩击的威力瞬间分散掉了,分隔森林之地和藤蔓之地的这道气息墙就像果冻一样,晃了几晃,又恢复正常了。

我去,看来高塔外层也有这玩意,可以防御攻击,应该是防御法力攻击,实物应该是可以直接穿透的。

奇怪,既然高塔有法力防御,那藤蔓之地那里的高塔又是怎么被削掉的呢?不解啊不解,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啊啊啊,头大,我要回去找找看上一代目的我有没有留下什么记录。

“喜狼狼,我们走!我还会再过来的,我保证一定要把这座有问题的高塔给削掉!还有,藤蔓之地说不定还有其他的骸骨,有机会一定取回来复活!”

——

看家的瘸腿狼看到我们回来很是兴奋,而且带回了两个伙伴,狼儿们都开心地围在一起,就像久别重逢的朋友一样。

只是这狼来狼往的,肤色类似,体型类似,哪个狼是哪个立马就眼花了,不行不行,要赶快起名字,还要在额头做个标记,免得认错。

先从暖狼狼开始……

哎呀,这暖狼狼对我啊,真是的热情,舔的来,蹭的来,受不了受不了,怪不得之前叫暖狼狼呢。

“来,把头放我腿上,我来给你额头写上你的名字。”我坐在地板上对暖狼狼说道,心里想着顺便看看自己的生命值精力值,不要名字写一半没法力了就搞笑了。

“方襄轼启!Dashboard-Myself!”

我的技能面板又出现了,我仔细一看,娘的,怎么回事?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是什么情况?

职业 渔民(NPC)
等级LV 11
经验EXP 12240
生命HP 283/400
力量STR 204/300
敏捷AGI 97/200
体力VIT 125/300
精神力MEN 112/300
法力MP 92/300
技能SK 炼成(LV1),炼成SP(LV11),感知*(LV11)

我怎么会升级了呢!!!

(未完待续,点击这里阅读下一部分)

分享到:

留下回复,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