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启示录2:记忆是什么?

这篇文章发布于 2018年09月19日,星期三,4:05 下午,归类于 名作启示录, 失控。 阅读 2714 次, 今日 3 次

 

记忆是什么?

在之前,我一直以线性的方式理解记忆,认为记忆就像一个一个完整的影片,放在脑中的某个位置,当我们回忆的时候,就找到这段影片,然后重新播放。

记忆与影片

当时我就很惊叹,我们的脑袋好像可以放进去无数的记忆,想法和知识,真的很神奇。现在才知道,之前的认知是有问题的。

记忆其实并不是影片,而是脑中存储的离散、非记忆的碎片汇总涌现出现的事件。就像下面这张图这样,每一个圈圈只是记忆很小的一个碎片,当我们要回忆某一段往事的时候,这些随机分布的碎片会一下子涌现出来,形成了记忆。碎片信息越多,我们记忆就越深刻。

记忆与碎片

也就是说,我们脑中存储的并不是完整的片段,而是零零碎碎一些关键事物,一些身体感受。举个切身的例子。

10年前,我还在学校,在一家小作坊实习,元旦时候,老板和秘书、司机和一些员工,2车差不多10个人自驾去爬武当山看日出。大晚上黑灯瞎火,一行人打着手电去爬山。我当时正是身体素质最佳时期,爬山如履平地,蹭蹭蹭就跑到前面,然后东张西望等后面的人。哎呀,那些老员工呢,一直相伴老板左右,因为老板40,50岁人了,走的慢。然后就有前辈让我不要跑那么快,要有团队协作精神。尼玛这个扯犊子的团队协作,我又不是不鸟你们一个人走掉,我走楼梯从来都是2阶起步的,一阶一阶慢慢走我反而辛苦。然后就闹得很不开心。爬到山顶,发现没路了,有一块空地,然后有一些建筑,然后还有个靠墙的台阶,走上去,发现门是紧闭的,应该还没到开门的时间。于是只能等着,这爬山的时候蹦蹦跳跳,穿的是大棉袄,里面出了很多汗浑然不知,这会儿停下来,加上估计零下5-零下10度的温度,这内衣上的汗一碰到自己的身体就像碰到冰一样,冻得要死,而且还有寒风吹过,我四处张望,看到有一个亭子,好歹还能挡一挡风,然后我就站在里面,一动也不动,因为一动身体就要碰到内衣上冰冰的汗水,然后我一站就站在3个多小时,直到天蒙蒙亮,我硬是靠体温把汗水给一点点蒸发掉,然后,没有感冒没有发烧,年轻人,身体就是好。

这眼看日出就要来了,这门还不开,去金顶,武当山最高点看日出的计划就要泡汤了。然后,平时拽到天上的老板和几个忠心下属就走上石梯,去拍门,老式的木门拍得框框作响。你还别说,真有道士过来开门了,不过,不让进,我站得远,也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反正就起争执了,一个要进去,一个不让进,两边都是拽拽的,都不退让。然后道士一上头,拳头挥了过来,卧槽,这还得了,除了老板,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直接迎上去干起来,老板也加入,拳头交加,手脚并用,从门外打到门内,开始还占优势,但是这武当山道士那人多啦,哐哐哐里面又跑来数人加入战斗,形式立马急转,我和一个女的也被招呼进去,然后门一关,嘿嘿,我们这一拨人全部被关在了这武当山顶。

这些道士,真的完全就不是社会人的作风,真的是有那种山高皇帝远的感觉。参与打架的老板和几个忠心的员工被挟持到了一个寺庙大厅,我也被带过去。一个看上去很有power的道士直接对着他们几个大声大呵:“跪下!”

老板一副不情愿的表情,几个下属一脸正义凛然,不为所动。不跪!

“啪!啪!”直接两个响亮的嘴巴子,余音绕梁,我直接就看呆了!

“跪不跪?”

老实了,都跪下了。跪下了就完了,屁!一个一个问,“刚你是不是打架了?”然后又是嘴巴子甩起来,“刚你不是很猛的嘛!”啪啪又甩了几个嘴巴子。

同行的女的和老板走的很近,帮忙说话,罩着,也被摁在地上,这群人,真是野蛮人,在座的诸位你们没遇到真的想象不出来的。

还有那个老板,平时很拽的,哈佛博士,政府有人,现在被狼狈跪在地上,鼻青脸肿,大气不敢出一个。当时我就学到了一条:“这做人,一定要低调,千万不要拽,一山还有一山高!”

问完跪下的,然后问站在一边的我,“你看刚刚打架的也有你嘛?”

卧槽,那气氛,完全就是命悬一线的感觉,一瞬间洪荒之力爆发,思路变得异常敏捷,我立马答道:“没有没有,我和他们不是一起的,我只是个学生。”然后,我赶快拿出包里的学生证给道士看,道士将信将疑,看看学生证,看看我,就没理我,然后我逃过一劫,没下跪也没被揍。

后来,又来了个道士,这个显然有文化些,因为普通话比较标准,看山去有些地位。巴拉巴拉说了很多,下面这句话我记得很清楚,“你们怎么敢和我们打架了,还好是我们,要是练武的谁谁谁,一个人挑你们5个你们一个人都别想站起来……”

听我我直接咽了下口水,还好只是和开门和扫地的小道士冲突。后来,老板要求谈谈,就去另外屋子不知道沟通了些啥,我猜可能塞香火钱之类,后来,我们就放我们走了。日出看到了吗?屁!

就算命丢在这里,估计都没人知道,就算知道,政府也不一定管得了。所以,以后大家遇到正宗的道士和和尚,并且在对方的地盘,一定要客客气气,真的是地头蛇,惹不起的。

后来一路下山,一路离开武当山,看到满山的桔子无人采摘,我就把仅有的两个小方便带塞满了桔子。幸好有这几袋桔子,这回武汉的路上,司机实在是困,全靠不停吃桔子撑到了家。

实际上,我记得清楚的只是下面这些信息:

碎片重要信息

至于路上风景如何,经过的那些景点,那个亭子是什么样子,山顶景色如何,那个下跪的寺庙什么样子,问话的道士长什么样子,以及那些台词准确是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但是,这次武当山之行确实记忆非常深刻,因为,有几个关键记忆碎片印象深刻,因为跑得快和其他一些人闹得不开心(情绪感受),山顶巨冷然后冻成狗(身体感受),打群架自己差点搭进去(情绪感受),以及第一次看到漫山的桔子树(情绪感受)。

有此可见,我们记忆的不是完整的画面,只是一些关键的事件和情绪感受。当我们回忆的时候,这些关键碎片、情绪、感受就是一起涌现出来,自然而然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然后整件事情就好像又在脑中过了一遍。

这种基于碎片信息构建完整鲜活故事的能力几乎人人都有,例如上面我讲的故事,假如我说我是虚构的小说,每个人脑中其实也会有完整的故事画面,武当山,山顶,小道士,寺庙,嘴巴子,桔子,这些词一出,我们脑中就有画面,就好像亲临故事一般。这种基于碎片信息构建故事的能力本质上和记忆同源。

我们经常会有这件事情似曾遇到的感受,就是因为几个关键碎片信息相似导致的,而实际上,细节上却有很多出入,并不是同一件事情。

记忆和蜂群思维

记忆的产生是个离散的非线性的过程,本质上,和蜂群思维是类似的,都是以模糊而偶然的方式,通过个体的涌现产生出的群体现象。

我们的神经元虽然很多,但还是有限的,尤其和无数多的想法,记忆,知识相比。正是由于记忆以这种离散的、非记忆的碎片方式汇总,才可以容纳远超过其存储空间的想法。

记忆的这种运作方式让我们以不同的思维方式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包括在计算机领域。1974年,卡内尔瓦指出了一种能够将思维所拥有的任何感知存入有限记忆机制的方法。由于宇宙中可能存在的思想要比原子和例子更多,人类思维所能接触到的只是其中非常稀疏的一部分,因此,卡内瓦尔称他的算法为“稀疏分布记忆”算法。

这套算法实现很简单,然后一番实践,发现真尼玛可以做一些媲美人类思维不可思议的事情,似乎有了意识。在我看来,其实可以看成是人工智能的一个雏形。据说不少输入法的联想功能就是基于“稀疏分布记忆”算法实现的。

目前,人工智能思维中,类似记忆这种分布式思维肯定更占优势,且越是使用蜂群思维的方式来思考分布式问题,就越发现其合理性。

这个以后有机会再深入展开。

(本文完,本系列未完)

分享到:
×

留下回复,目前3 条评论

  1. 说道:

    感觉想看小说一样,确有身临其境的感受,不过你们老板去“武当山”打群架,也是够拽的,哈哈

  2. 土豆土豆啊说道:

    今天项目忙完了 总算有时间来看看旭哥的博客了 原来还有讲思维方式方面的文章

  3. wingmeng说道:

    不错